图片来源@日本时事通信社


钛媒体注:
北京时间8日晚间,在保释期间从日本逃离黎巴嫩的日产前董事长戈恩在黎巴嫩召开了首次媒体见面会。

据法新社消息,在答疑环节,戈恩用英语、法语、阿拉伯语和葡萄牙语四种语言回答了记者近三个小时的问题。他按照黎巴嫩、法国、巴西、美国、英国、日本媒体的顺序,自己点记者回答问题。

戈恩对日本检方对其漏报个人收入、向其姐姐转账、滥用CEO备用金、行贿经销商等等指控做了全面否认。

就在此前,戈恩曾接受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采访,承认自己弃保潜逃已违法,但对真正逃脱方式笑而不答。他表示,他在几周前决定逃离日本,因为他认为自己在日本不会得到公正的审判。

“我离开日本并不是为了躲在什么地方,”戈恩说。“我离开日本是因为我在寻求正义,我想为自己正名。”他声称自己很紧张,但觉得自己“没什么可失去的”。

戈恩否认“在逃亡中很难让公众相信他的清白”这一观点。他说:“逃犯如果是逃脱法律制裁,人们肯定不喜欢。但当一个逃犯是逃避不公正时,他们不会这么想”。

在采访中,戈恩同样用了1个多小时的时间详细地自证清白,并控诉了日本司法的种种不公:“我走到今天,就是日产和检察机构的共谋。”他还大吐苦水,称自己在拘禁时被限制同家人接触,“我觉得自己根本不是人,介于动物和物品之间的存在被对待。”

对于戈恩不时擦汗、带着手舞足蹈肢体语言的演讲,日媒评价称这“完全是一场独演会”。此外,日媒还表示,黎巴嫩、法国等媒体采访时,戈恩面露笑容,轻松流利作答,跟日本媒体则“毫无笑脸”。

以下为新闻发布会中戈恩谈到的核心内容:

拒谈如何逃离日本,重要的是为何逃离:继续呆下去可能会死

在此次发布会上,许多记者对戈恩乔装汽车修理工、藏身乐器盒的日式悬疑推理风格的大逃亡细节颇为关注。对此,戈恩表示不会公开其离开日本的经历,并表示重要的是他为何要离开日本。

戈恩谈到:“我别无选择,只能逃离日本。他们(日本检方)不把我当人,把我当成动物或者物品,我只能在有监控监听的情况下,和我妻子见面。”

新闻发布会结束后,坐在前面一直守着丈夫的戈恩妻子卡罗尔表情僵硬地只对记者说了一句:“日本的司法真残酷。”

戈恩夫妻在新闻发布会上(图源:日本时事通信社)

戈恩夫妻在新闻发布会上(图源:日本时事通信社)

“他们的检察官是老大,可以为所欲为。他们一直在拖时间,我想快速审判是任何人都应享有的人权,但是我完全没有享受到。如果继续在日本待下去,我可能会死在日本,我感觉我像是个人质。”

戈恩还表示,自己在日本被关押期间,在没有律师的情况下每天受到8小时质问,日本检察官告诉他如果不认罪情况就会更糟糕。

“在我对于获得公正的审判失去所有希望的时候,我便做出了逃离的决定。在11月审判的时候法官告诉我在2020年9月份就要进行第二次审判,当时我还是很开心的;但是在预审阶段的时候他告诉我,检察官是不允许同时进行两场审判的,也就是意味着我没有办法在2020年9月份来进行第二次审判。他们就将第二次审判推到2021年之后,不管我们做出什么样的辩护,这个事实都不会改变。”

戈恩感慨,逃离日本是他做过的最艰难的决定。

否认瞒报收入、滥用CEO备用金、行贿经销商等指控

对于日产对戈恩的一系列指控,他在发布会上均予以了反驳。

在瞒报收入一事上,戈恩称外国董事希望能够通过汇率的合同来支付报酬,这不会给公司带来额外的成本,也不会给公司带来损失。他表示,这是董事会的决议,大家一致投票同意,日产公司的许多管理人员都签订了这份合同。

而面对滥用CEO备用金的指控,戈恩解释CEO准备金支出都有流程,还要有很多人对此进行审议。首先有法务,然后有检控官、运营长官,最后是其本人,每一笔款项从CEO准备金当中支出的都要按照这个流程来进行。他不是唯一的决策者,因而,说CEO储备金是他随意调动的资金,都是虚假指控。

在日产对戈恩的指控中,还包括凡尔赛宫的一项不正当支出。戈恩对媒体表示,日产对凡尔赛宫已经有100万欧元的资助,他们为了感谢,让戈恩使用会议室,于是他便邀请了很多朋友去凡尔赛宫庆祝其任职15周年派对,凡尔赛宫是免费使用的。

不过他也提到,使用凡尔赛宫的有关人员和餐饮都是付费的,付款在公司账户上呈现出了一些问题,但这不是他个人道德问题。

戈恩在新闻发布会上侃侃而谈(图源:日本时事通信社)

戈恩在新闻发布会上侃侃而谈(图源:日本时事通信社)

戈恩回应行贿经销商时谈到“中东市场非常重要,我想改变他们做业务的方式,因此让当地经销商合作,每次这么做的结果都为公司获得了更多的利润。检察官说我和当地的人有特殊联系,所以才给经销商这些激励费用,其实这些激励费用是非常正常的。”

关于挪用日产资金在世界各地购置房产的指控,戈恩称这些房产都是日产的房产,而不是其个人的房产:

“这是日产的两位高管在2013年的时候,萨达瓦和他们签署的,我可以使用在巴西以及黎巴嫩的两处日产的房屋,是公司的房屋,而且在我服务结束之后可以回购这两处房产。这并不是秘密持有的,是公司高管当时有签字的。”

在一系列控诉中,还有一项是亲属咨询费。有人认为戈恩给了他姐姐一个合同,她并没有做出贡献就拿到了一笔报酬。对此,戈恩表示她姐姐是在里约热内卢的商会主席,日产选择在里约落地新工厂时,姐姐促成了新工厂的选址以及建造,因此觉得这笔资金给得合理、正当。

戈恩在新闻发布会上侃侃而谈(图源:日本时事通信社)

戈恩在新闻发布会上侃侃而谈(图源:日本时事通信社)

而对于独裁者的指控,戈恩则义愤填膺:“2018年你才发现我是独裁者吗?(在日本)17年的工作过程当中,有很多大学里的教授,包括全球知名的顶级的商学院都来采访我写这些关于商业管理的书籍,没有人发现我是个独裁者。为什么17年之后你才发现我是独裁者呢?”

指控是日本的阴谋,原因在于不支持法国和雷诺对日产的更多干预

对于戈恩被“不实指控”一系列罪状的原因,他表示主要在于日产不希望法国政府和雷诺对其指手画脚。

1996年,戈恩出任雷诺汽车公司副总裁,并于1999年接手濒临破产的日产汽车。在不足两年的时间内,戈恩让连续七年亏损的日产实现首次盈利,将日产从死亡边缘拯救回来,并使日产汽车也一度成为全球获利率最高的汽车公司。

 2005年5月,戈恩出任雷诺汽车公司CEO,成为同时执掌两大国际汽车巨头的双CEO。此后,戈恩也致力于汽车巨头雷诺与日产的联盟。

然而数月前,在全球各大汽车纷纷结盟之际,日产拒绝支持雷诺与菲雅特克赖斯勒汽车公司(FCA)的合并案,也让雷诺-日产联盟的局势日益紧张。

此前在雷诺的董事会上,法国政府希望提高雷诺在日产的股权持股比例,之后日方并不想促成此事成功。

戈恩表示,种种因素导致日产希望将其赶走。“他们一开始就告诉我必须认罪,他们不想找到真相,只是想让我认罪。14个月的痛楚是被一些人别有用心策划的,是一个有组织性的阴谋。”

不过,戈恩并不认为是日本政府的最高层参与了此次谋划。同时,他也希望日本和黎巴嫩之间不要制造更多的紧张情绪。他只是希望能够获得公正的审判,并愿意在任何地方接受审判。

“我知道国际刑警在通缉我,正在与律师沟通。我在黎巴嫩比在日本要自由得多,但我不会止步于此,我要证明自己的清白。”

“幕后黑手”名单

本次发布会上,戈恩指出了策划此次事件具体的“幕后黑手”。除了日产的之外,还包括丰田和日本政府等人。

戈恩还列出了“幕后黑手”的名单,考虑到日本与黎巴嫩政府的关系还有人民的利益,他在公布的名单中只涉及了日产的高管。

名单具体如下:

日产前CEO西川广人

日产前高级管理人员Toshiaki Onuma

日产前法务负责人Hari Nada

日产任命委员会董事,前日本商务部负责人Masakazu Toyoda

日产前内部审计Hidetoshi Imazu

日产负责外部和政府事务的前执行副总裁川口均(Hitoshi Kawaguchi)

戈恩最后还谈到,日产离开他便什么都不是。

在戈恩被捕后,日产每天亏损4000万美元,日产的市值已经蒸发了100亿美元;与此同时,日产-雷诺-三菱联盟已经瓦解。

在戈恩看来,未来,这三个品牌已不再有未来。

(钛媒体编辑陶淘综合自人民日报海外网等)

更多精彩内容,关注钛媒体微信号(ID:taimeiti),或者下载钛媒体App

本文系钛媒体原创,未经授权不得使用,如需获取转载授权,请点击这里。
日本|- 汽车出行|- 快讯|-
分享到:
32

第一时间获取TMT行业新鲜资讯和深度商业分析,请在微信公众账号中搜索「钛媒体」或者「taimeiti」,或用手机扫描左方二维码,即可获得钛媒体每日精华内容推送和最优搜索体验,并参与编辑活动。

钛媒体
钛媒体

中国领先的财经科技信息服务提供商。关注微信公众号:钛媒体(ID:taimeiti), 旨在为创新、创业、创造人群,提供最高效、最专业,最具价值的信息交流平台,和相关的职业与资本服务。我们拥有行业内最高质量的内容、作者(意见领袖)及产品线,通过连接最具创造力的创新、创业及变革者,打造中国最大的线上影响力社群。

评论(1

Oh! no

您是否确认要删除该条评论吗?

钛媒体 钛媒体 发表于  2020-01-09 13:53
32 1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跑马道论坛四不像图